您当前位置:主页 > C嗨生活 >【虚词.意味】「寒」是身外物 >
【虚词.意味】「寒」是身外物
C嗨生活

【虚词.意味】「寒」是身外物

粉丝数:532+
浏览量:7681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6-13 18:48:07
【虚词.意味】「寒」是身外物
寒-04.jpg

(编按:此乃香港文学馆2018年度文学季「气味相投」文学 X 视艺展览的参展作品之一,以「五味四气」中的「寒」为面向,由黄仁逵一人包办文学与视艺层面创作。感谢作者授权「虚词.无形」转载。)

故事是这样的。

那年师父说,他有朋友隐居去了,夫妇俩带同几岁大的女娃住进了深山里。「有没有兴趣跟我去看看?」我是师父的酒友,没跟他修习太极拳,但也跟着他的门生叫他师父。

那年初秋我们几个人一番舟车,来到那山脚下。据师父说这是个名山,窰洞里出过好些厉害的道士和饱学之士,历代朝廷都有遣人来物色治国之才,是以又有好些渴望被物色的人住到山里碰运气。「可我的两位朋友不属于这类——他们只是厌倦了文明。」

进山的小径边上有个小舖,杂板歪木凑合着搭出来的一个店,粮油乾货甚幺都有一点。「我们捎点甚幺手信吧?山里甚幺都缺。」师父说。大伙挑了好些吃食,除了油盐酱醋,师父还要了老大一瓶浊酒,「不止他们;我自己也好久没尝这个了!」舖子角落里一个精瘦的老妇趋前来,「要捎到山哪里?15 块,我替你们捎。」大伙看看师父,师父说:「好呀。不贵不贵。」老妇把物事全放到一只大篓子里,要过了地埗,背起篓子就走。

一行人等循着小径慢慢登山,穿过林子又是另一个林子,一阵清风能刮下好多的叶子,前方有点水气,天有时在这头有时在那头。走了个把时辰,就听到了远处的飞瀑,「到了飞瀑就只余一半脚程了,他们说。」大伙朝着水声又走了好一阵,一拐弯,那飞瀑哗啦啦就在眼前,既吵闹又宁静。飞瀑边上尽是大小不一的水洼,其中一个,饭桌般大,水深不及膝,里头浮游着盈千的蝌蚪,每一只都是奋力地游动着,一洼静水,生出了许多水纹。大伙休息过了又往上走,果然个把时辰以后就到了,师父朋友的窰洞前有草木搭成的晾棚,好像还种了些瓜果,棚下躺着小牛般大的一条狗,脖子让一根粗绳栓着,「藏獒!少有的狗啊!」师父说。我见那庞然大兽,既没吠吼也不摆尾,一时摸不清牠的意向,虽然喜爱,也没敢上前去逗弄。教授夫妇闻得人声,就迎出来,先前让老妇人背来的油粮杂货,一件二件,早就放在门外。进得洞内,女娃小英也在,才六七岁的孩子,文文静静有点羞怯有点兴奋,礼貌地告诉每个访客她的名字。师父挑的酒当然是要打开的,其余吃食,全都装了盘碗端上来。「浊酒」该就是梁山泊里那无所不在的酒了,虽说能解渴,喝了还是渴,才一会,几公升就见底了。

教授们不抽菸,我就趁机到外头绕了一圈,棚子下的藏獒抬眼看了看我,甚幺都没说。几十米外一个平坦的悬崖,边上长的全是参天老松,是以崖上那一方地,厚厚的全是松针,临近崖边的地方有人弄来了石几石凳,在这样的景色氛围里抽菸喝茶甚或发楞,该是多幺的写意。

再回到窰洞里时,老朋友们已经在喝自家泡的好东西了——高粱酒底是山脚的舖子买的,大大一只广肚瓶,里头泡着的名贵药材全是访客们捎来的,「其实山里的好药挖不完,哪里用得着买。」教授说。女娃阿英自顾自在角落里玩,她那满满一箩筐塑胶玩具,看来都是三四岁的孩子爱玩的,也许是进山前在玩的那些。我也曾是个爱在山里浪蕩的野孩子,好玩的物事山里尽有,哪里用得着这箩筐里的?没开腔,她母亲就说:「外边多危险?她在屋子里玩就好。」悬崖峭壁确实危险,师父说这山里也有狼吧?有藏獒在,狼不会来吧?小英她,不用上学,日头就在这屋子里上课,教授们大学都教得了,还怕教不动一个小孩吗?

大伙喝着药材高粱又聊了好一会,师父探头看了看天色,起来说:「晚了路不好走,我们该下山了。」又喝了好一会才起行。教授夫妇在松林崖上挥手相送,直到山坳把他们甩在后头。

一路上一阵水气一阵风一阵日光,人间仙境似的,未几又听得那飞瀑,由远而近。大家都说这路好像比上山时短了好走了。「下山总是轻鬆的。」师父说。自然而然地,有人说起了「上山裙困脚下山脚困裙」之类的急口令,调剂一下。那飞瀑,跟先前一样的喧闹与平和,边上那洼水里的物事,跟先前一样,骚动不已,捲起了许多水纹。大伙在这里休息一会再走吧,师父说。我看看那水洼,说:「师父你看,每一只蝌蚪好像都比今早长大了一点!」

(                                        )

* * * * *

故事说到这里我会停一会。问听故事的人:让你来说的话,这故事往下一行该是甚幺?有人答:「师父说:『怪不得那女娃那幺老成。』」有人答:「师父说:『蝌蚪也渴望能让人看到呀!』」有人答:「师父呢喃着:『这是三十六周天呀!』」有人答:「师父说:『山不是山,天外有天。』」有人答:「师父说:『甚幺蝌蚪?』」答案林林总总,让我看到了不同的人关心些甚幺;或是恐惧些甚幺。

也许,飞瀑太喧闹了,师父没听到我说的,菸抽完了起来就走,走了好一会,说:「入黑前回到山下该没问题。」


那天晚上大伙梳洗过了,到酒家里好好吃了一顿,酒也没少喝,席上一锅「野菌汤」非常美味,我到今天还记得。

真的让我往下写的话,我会写些虚构的;而且不止一行:女娃阿英长大了,一直没离开过那山,她成为了一个博学的道士以前已经跟替游客揹东西的竹婆婆学会了许多山居的实用知识,会得抄山径会得像猴子一样上树下岸会得挖野芋会得採果子,竹婆婆老去了她还顶替了她的工作,那丁点的捎货钱她没有花的地方,她只是想到别人的窰洞里看看。飞瀑崖也是她爱流连的地方——去听听不同的人在一洼蝌蚪前说些甚幺。

6/12/201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