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C嗨生活 >【虚词.荷尔蒙】牢 >
【虚词.荷尔蒙】牢
C嗨生活

【虚词.荷尔蒙】牢

粉丝数:559+
浏览量:6452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6-13 18:48:13
【虚词.荷尔蒙】牢

自从他确诊患上血清素缺乏症的那天起,他便被关在这所疗养院里,接受隔离治疗。


刚开始的时候,他常感到四肢酸软无力,身体像变得轻飘飘的,彷彿风吹便会散落一地。他以为只是休息不足所致,只要睡眠充足便会好。


慢慢地,他的病徵愈来愈严重。他在夜里无法入睡,清晨的时候又因头痛欲裂而起不了床。他发现自己的喉咙收缩,无法嚥下任何食物,而且再也无法发出一点声音。他的体重急速下降,纤纤的躯体随风摇摆,他必须拖着一个沉重的铅球在街上行走,才不致飘散于半空。同时,在呼吸之间,他的双眼不断释放一种透明无色的液体,隐隐然染黑了周围的空气。


那时候的他,并不理解一切是由于脑细胞作祟,是某种重要物质的数量以人类无法洞悉的方式大幅降低至正常水平以下,才导致他身体上出现变化。人们也是同样的无知。他们只看见空气中传播的黑色物质,便认定他是某种病毒的带菌者,强行把他抓到疗养院诊治。


他无法记忆一切是如何发生。总之,当他醒来的时候,四肢已被牢牢地捆绑在床上,头也无法转动,眼前只见到一片惨白。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吊扇,白色的脸孔。一个穿着白色医生袍的陌生男人,在床边木无表情地看着他,并张开了口,宣判着:你的体内缺乏了血清素,一种控制情绪的荷尔蒙。血清素一旦失调,人便会失去感受快乐的能力,并会浑身散发忧伤的气息。这种病传染性极高,而且会侵蚀病者的脑细胞,使人精神错乱,身体虚弱,因此必须与正常人类隔离。院方亦会为病者穿上特製的衣服,把他们固定在床上或椅子上,以防止他们纤瘦的躯体被风吹走。


他在入住疗养院后,才得知原来这种病十分普遍。他和其他血清素缺乏症患者一样,每天要接受重整脑细胞的治疗。譬如,他早上起床后,必须站在挂在白色墙壁上的镜子前,练习微笑的表情,并通过进行深呼吸,控制在眼眶内的泪水不要滴落。此外,他每天要到「正能量区」接受电击疗法,将由正能量口号组成的电流灌注到脑部,以改变患者的负面思想。院方亦为患者提供洗掉悲伤感觉的药水,他须按照指示每天早晚各服药一次,以过滤脑内使他忧郁的影像片段,重组快乐记忆。


待在疗养院的时间愈久,他愈发觉身边的人们都长有一模一样的脸孔。相同弧度的微笑,嘴里喃喃吐出充满鼓励性的语句,双颊因为长期绷紧肌肉而稍微僵硬。他们的脸部表情看起来是愉快的,可是他们的眼睛却由于一直处于抑压泪水的状态,而显得乾涸无神。他并不清楚,这些人到底是痊癒了,还是病入膏肓。


直至有天他遇见夏,一切都明白了。夏是他的邻房,厚厚的白砖墙分隔了二人,但无法阻挡夏每夜的哭泣声传到他的耳边。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他在花园中央的大树下碰见夏。他并不认得夏的模样,因为他们素未谋面,但当他看见夏带着微笑同时流着两行泪水的脸庞,他便知道对方是夏了。长期的治疗并未磨蚀他的嗅觉,他在二人之间的空气中闻到明显的酸涩味,那正是忧伤的味道。


他开始与夏交谈。夏与众不同,他经历了整整一年的治疗,却依然无法控制眼泪的流量。对于夏的病况,所有医生都束手无策。夏告诉他有关疗养院鲜为人知的秘密,就是这里的医生根本不了解甚幺是血清素缺乏症,因此根本无法对症下药。在这里进行的所谓脑细胞重整疗法,只是一个可笑的谎言。他们需要的,并不是如何使自己看起来快乐,而是如何学习重新感受快乐。可惜,人们并不明白他们的需要,甚至连患者自身也不明白自己需要甚幺。


但夏明白一切都是徒然。被关在这所疗养院里,注定陷入无可救药的境地。夏说,我的心已因长期接受治疗变得千疮百孔,但你仍有希望。惟一的出路是逃离这所牢狱,找方法释放被囚禁已久的心。


于是他开始计划逃亡。这里守卫森严,但并非毫无漏洞。他暗地里观察人们巡逻和看守的模式,在进行一个疗法与下一个疗法之间,他找到了盲点,终于他拼尽力气,穿越围墙与森林,回到城里。他奋力解开捆绑着双手的衣服,换上平凡的服装,渐渐混入人群当中,无声无息地摆出一张漠然的脸孔。


回到熟悉的家里,他站在房间中的镜子前,看到因长时间治疗而变得萎靡的身躯,不禁流下久违的眼泪。他感觉到某部份的他正逐点逐点消失,而剩下来的他,有没有重新拼凑自己的力量;即使没有,又能否就这样接纳已不再完整的自己呢。


由于在疗养院里长期与人隔绝,他已失去与人沟通的能力,因此在任何人面前也难以倾吐自己的忧郁。这时他想起了夏,惟一一个能与他对话的人。夏不在,他只好将自己当作夏,向自己倾吐秘密。他很清楚,惟有这样,才能治疗他的病。


就在说出一切之后,他的胃部突然诱发一种前所未有的饥饿感,彷彿因为腾出了体内盛载心事的空间,便能够容许自己摄取和消化食物。他不断地进食,直至身体的重量使他足以稳固地站立在地上,毋须任何牵绊之物限制自己的自由。


后来,在一个偶尔的机会下,他读到一本医学杂誌,得知人体内的荷尔蒙负责掌控各部份的运作,譬如胰岛素负责储存能量,肾上腺素控制心肌强度,而血清素则是管理情绪的重要元素。他好像重新认识了自己的身体,并且确信,体内某种荷尔蒙一直默默地操控着他,由内而外地将他掏空。如今,他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寻找一种医治这个疾病的药物,就像当日逃离疗养院一样逃离在深处的心之牢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