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X诗生活 >Android之父AndyRubin新挑战:让AI无所不在 >
Android之父AndyRubin新挑战:让AI无所不在
X诗生活

Android之父AndyRubin新挑战:让AI无所不在

粉丝数:282+
浏览量:7648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6-06 04:37:18
Android之父AndyRubin新挑战:让AI无所不在

数年前,以创造 Android 系统闻名,最近刚离开 Google 行动网路部门的 Andy Rubin ,最近在加州的废弃火车站帮他老婆盖了一间 Voyageur du Temps 烘焙坊,店名是法文中时空旅人的意思。店如其名,这间烘焙坊重现了古老的欧洲糕点,还大费周章地从日本聘请钻研烘焙古法的师傅,并购入了全美国西岸只有两台的专业烤箱。

对工程的热情与躁动

从这里可以看出 Rubin 的处事风格,为了纯粹的兴趣,就能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和工程才华。另外,他也会将这种统整大把资源的能力,运用在一些充满未来感的产物上,像是机械手臂和在家中安装虹膜扫描器等,甚至在这间古典的烘焙坊,他也妆点了一些尖端元素,亲手写了一套销售程式,也开始写封闭式收银装置的软体,将来不用收银员就能收款、找钱、纪录消费,Rubin 甚至还为店面后方的会客室造了一套磁力锁系统。

打造 PDA、 Android 的推手

Rubin 常邀请朋友和同事来这间会客室,一起嚐嚐可颂,顺便讨论未来该做些什幺。Rubin 一生几乎都贡献在行动运算上,他 1992 年任职于传说中 Apple 的创业团队 General Magic ,在那里他创造了最早期的无线 PDA,Motorola Envoy,1999 年创立 Danger 并随后製造了智慧手机的原型产品 Hiptop,2003 年共同创办了 Android,并于 2005 年将它卖给了 Google。

在智慧手机设备还不发达,前途一片混沌的年代,Rubin 提供製造商一套共通的语言和工具,点燃了智慧手机热潮。Android 自此成了史上应用最广的消费型科技,今天已存在于手机、平板、手錶、电视、健康监控装置等超过 2.5 万不同的产品中。

人工智慧是下一个挑战

Rubin 让智慧型手机从概念变身为普世现象后,却对此失去了兴趣,谜题已经解开了,儘管还是有许多创业家前仆后继投入 app 开发,但对于把工程视为艺术的 Andy Rubin 而言,这只是在乾掉的颜料上加几笔点缀,而他需要一张全新的画布。

Rubin 认为人类正在电脑时代的转捩点,如同麦金塔和 Windows 取代 DOS、网路继起,现在又来到智慧手机时代,他认为接下来数十年我们将迎来新的平台,那就是人工智慧。

Google、Facebook 和微软已经投入数十亿美金开发神经网路,包括理解人类语言和辨识脸部等程式技术,下个十年人工智慧将大幅成长到我们今日无法想像的样貌,Rubin 推测它会从云端为全世界的装置提供服务,就像今日每个装置内多少都含有软体一样,以后将很难看到不含任何人工智慧成分的装置。虽然难以想像,不过你可以试着把一般汽车对比无人车,再将这样的概念套用到身边所有物品上。电视可以同步翻译外语、保全系统可以区别家人和侵入者的脸、炉子可以自动判断晚餐煮好没。

活在未来的男子

根据 Rubin 所说,2013 年时他和 Larry Page 讨论过他对这股趋势感到躁动,并且一致认为是时候改变了,同年 3 月, Rubin 就离开了 Android,并在 Google 新的机械部门工作了一年,却发现 Google 想製造的机器助手至少需要十年做基础研究。

然而 Rubin 等不了这幺久,「他无法忍受世界现状,」他的挚友 Marc Andreesen 说道。「Andy 看到的是 5 年、10 年,甚至 15 年后的世界,当他环顾现在的世界,脑中想的就是『天啊,我们怎幺还在这里?』」

硅谷中的先知们已经坐不住了,提出许多实现未来愿景的方案,却没一个吸引 Rubin。他大可以留在像 Google 一样的大公司里研究 AI,但这无法满足他。在他眼中再创新的公司,都还是存在某种官僚制度,而且缺乏冒险心态。他也可以加入 VC 或者 Highway 1 之类的硬体育成中心,不过他也不会满足于为新创公司提供意见,他想要自己动手做,可是如果光是成立一家新创,和成就 Android 的伟业比起来又太过小儿科。

2014 年他离开了 Google,据他朋友所说,这推了他一把,原本就超乎常人的雄心壮志,现在更进了一步。「他可能希望 5 年后的成就能让 Larry Page 后悔让他走,」Andreesen 说。

Android之父AndyRubin新挑战:让AI无所不在
Playground Global 柜檯
Playground:顾问、育成和工程团队的综合体

几个月后, Rubin 成立了一家号称全新型态的公司 Playground Global。这间公司有点像是顾问公司和育成中心的综合体,他们会投资硬体新创,但不只提供资金和意见,Rubin 还提供一组全明星工程师团队,成员包含他一路上在 Google 、General Magic 、Apple 等共事过的资深伙伴。这个团队陪在 Playground 的新创团队身旁,协助他们打造智慧机械的硬体及软体。

Playground 的野心远远超越建立单一产品或公司,他是要为明日的 AI 打造标準的通用零件,成为先锋们的百宝箱。他想要让所有人都能自由取用这个平台的软硬体工具,而不限于有合作的新创,如果成功的话,就会像 Android 对智慧装置的影响一样,为 AI 建构出一整套基础架构,让整个世代的创业者都能够做出智慧无人机、智慧家居,甚至是完全成熟的机器人。

Rubin 表示核心概念就是要创造一座点子增幅器,能够迅速将想法变成有影响力的产品,这个目标似乎很适合 Rubin 这种急惊风,可以缩短时程,加速未来降临,就像时光机一样。

对机器人的热爱

Andy Rubin 神采奕奕地快步走进会议室,瘦高、秃头,身上穿着低调的休闲衫和牛仔裤,之前总是散发难以亲近气质的他,现在全身充满闪闪发光的热情。「我帮你做了一份鬆饼!而且只要按个钮就完成了!」他边说边展示三片软绵绵的鬆饼。他收集了各式各样的小玩意,今天带来的是他最近的收藏,一台低音喇叭大小的长方型金属,从中能转出鬆饼。Rubin 再转出了两片,嚐起来还不错,我们一下就吞掉了。

自 1978 年念高中的时候开始, Rubin 就一直保持这份孩童般的好奇心,他在 R2-D2 玩具上装了遥控装置,并连上电脑,让它穿越走廊,直达他兄弟的房间。「写程式的孩子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当你把它应用到 R2-D2 上,它就走出了电脑,进入真实世界。」

Rubin 相当喜欢机器人,他最初两家公司名字都跟机器人有关,Android 就是机器人,而 Danger 则是取自电影「LIS 太空号」的机器人。而有点讽刺的是,现在他第一家不是以机器人命名的公司,可能才是真正带他们迈上世界舞台的机会。

将 AI 带进现实

据他观察,现今大多 AI 的重点都集中在建造大型神经网路,彙整丰富的资料,而这些资料绝大部分都来自网路。像是 Facebook 检查上传的照片;Google 的 RankBrain 用搜寻纪录解析没看过的查询;微软 Skype 的翻译功能则是消化了网页和影片注解,才学会了把西班牙文翻成英文。不过我们可能忘记了,网路之外的宇宙还很宽广,Rubin 提出,要让 AI 完全发挥它的实力,我们得将它导入现实世界。要达成这个目标,我们得利用上千台装置,从环境中搜集资讯,当然会有文字和图片,不过也要一些声音、地点、天气和其他感应数据。Rubin 想要让这些装置遍布全世界,使用这些环境讯息训练巨大的神经网路。这样可以创造一种正循环,新的装置把 AI 变得更聪明,而更聪明的 AI 就能让装置有更好的表现。

解决硬体门槛让创业者放心

现在要製作这种智慧装置已经变得非常容易,感应器和 CPU 价格很低,中国製造商也开始抢着接小规模的订单。但就算和以往相比已经「非常容易」,其实还是很複杂,因为製作原型和商业生产有很大的不同。

这点就算硬体很简单也一样。比如说你想要让行车记录器也能追蹤车辆位置,或自动上传影片,那幺首先你需要 SOC,也就是含有 CPU 和一些週边的半导体,你也可能需要 LCD 显示萤幕、相机模组和影像处理器、连着电池的电源管理迴路、接着天线的 GPS、以及同样需要天线的无线网路介面等等。而以上这些还只是电子系统,你还要处理设计和软体,要让这台装置愈小愈好,而且还不能太耗电。一切準备就绪大概要花上一年,而到时候硬体又更新了,所以你得先预测一年后的元件会长什幺样子,然后根据这些猜测来设计,要是猜错,那这款行车记录器就永远不会上市了。

现在每个硬体创业者都得自己处理这些问题,沉重的负担让他们无法专心开发产品。在 Android 释出前,智慧手机的製造者们也曾面临类似的挑战,要怎幺管理记忆体、下载内容和第三方 app 通通都是问题。Android 提供了系统之后,就将製造商从以上麻烦中解放了出来,造成智慧手机市场百花齐放。

这正是 Rubin 想要用 Playground 打造的平台,提供软硬体元件,好让创业者能专心製造有趣的设备。Playground 内部的 Studio 工作室负责提供这些元件,假如你要做一台无人机,需要安装麦克风,那就可以直接找 Studio 经验老道的工程师们,而且他们也了解明年的麦克风大致会长怎样,所以也不用担心你的设计功亏一篑。「这些硬体都模组化了,」Rubin 说。「几年后你只要带着你的点子走进来,我们就可以为你重组这些模组。」

短期而言,Playground 的目标是优先帮助底下的新创团队,让他们能开发得更快,胜过竞争对手。但最终目标还是要将平台像 Android 一样,开放给所有人使用,「我坚持培育一个点子,时候到了就将它开放。」Rubin 说,他已经看到未来,每个孩子都能利用 Playground 的工具在 Kickstarter 上发表自己的智慧硬体。

Android之父AndyRubin新挑战:让AI无所不在
Playground 共同创办人 Bruce Leak
物联网的发展方向反了

这一切如果成真,Playground 就有两项优势:第一,他们底下的创业者要成立公司时会优先找他们投资。更重要的是第二,Playground 的科技会成为新一代产品的核心技术。这就是 playground 最大的野心,就像 Windows 之于 PC 、Android 之于智慧手机一样,为上千装置提供共通的基础架构。「一种标準化的架构,能为有趣的装置开启一个新世代。」认识 Rubin 十多年,红点投资的 Jeff Brody 说道。「这是一切背后最最重要的概念。」

这个「最最重要的概念」听起来有点耳熟,过去几年众人盛讚物联网,Google、苹果、Samsung 等公司也纷纷建立了生态系,然后再说服製造商为暖气、冰箱、灯泡物件加上通讯功能。但是 Rubin 说他们把顺序弄反了,系统应该是为了人气产品存在的,而不是製造产品来配合生态系。「我所做的这些投资、模组和科技都是一颗颗种子,将来会长成下一代的生态系,」他说道。

Android之父AndyRubin新挑战:让AI无所不在
Playground 办公室天花板垂挂着网路缆线
无人机和 AI ,和 Playground 相辅相成

Rubin 说等待未来到来,感觉就好像卡在车阵中一样,「当我直觉认为这件事应该是什幺样子,那我会想知道现在是什幺阻挡了我们,」他说。这就是他创立 Playground,并替底下的新创团队清除创新路上的所有阻碍的原因。有些公司就设在 Playground 总部里,共同创办人,同时也是 Rubin 在 Apple、General Magic 和 WebTV 的同事 Bruce Leak 说,在 Playground 大部分的事情都不用问,每间公司都配有书桌和会议室,不过若想另觅办公室也可以,不会强迫。天花板上垂挂一条条的网路线,随时随地都可以接上网路。如果需要光学镜片或需要 3D 列印,这里还有两间製造实验室,分别由前 SpaceX 工程师和前苹果笔电设计师负责管理。如果有更複杂的需求,也可以向位于开放空间前方的 Studio 工作室提出请求。

Android之父AndyRubin新挑战:让AI无所不在
Playground 製造实验室

Rubin 的脑如果是栋房子,一定住满了各种想法,混杂在一起争先恐后地冲出来,想要大大地冲击整个世界。我在 12 月拜访了他们长得像停机坪一样的办公室,整间办公室内瀰漫着躁动不安的情绪, 其中一家做神经网路半导体的公司 Nervana 就在开展云端 AI 服务的风口,可以爬梳大量的金融资料并揭发诈欺,或用上百万笔匿名健康纪录来追蹤疾病的散播。Playground 另一家新创 µAvionix 的创办人 Paul Beard 正在和 Leak 讨论如何将他开发的轻型无线通讯器,变成能即时追蹤所有无人机的一套系统。Leak 认为,美国联邦航空总署不会点头,但这是必然之势,所以他们会将这项功能安装进去,但预设关闭。

就像电影「瞒天过海」一样,这些各有长才的公司合力就能跳得更高更远。现在 Playgroud 也有 AR 头盔和物联网的公司技术支援,可以协助 AI 和无人机专长的新创,而且这些还只是已公开的专案而已,实际上共有 12 家新创。这些公司抢着迈向成功的同时,也在 Playground 留下了许多软硬体资源和知识。

Android之父AndyRubin新挑战:让AI无所不在
Playground 共同创办人 Peter Barrett
亲手打造新专案

Rubin 和 3 位共同创办人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聚在一起準备在最后大干一票。除了 Leak,Rubin 还找来了 General Magic 的伙伴 Peter Barrett 以及 Danger 的共同创办人 Matt Hershenson,而且还得到了强力的资金后盾,投资者包括 Google 、HP、 富士康 、红点投资和腾讯。

但是 Rubin 并不只是想退居幕后当首脑,除了提供平台以外,他也利用这些支援,亲自着手打造产品。

Rubin 对自己的计划守口如瓶,比如说之前谣传他在打造新的 Android 手机,他只透露其实是为了得到及时的世界地图影像,打造的行车记录器,而对于更多的计划却表示「不便透露。」听过他计画的人都难掩喜色,「他们进行的计划品质都很好,而且绝大多数都是革命性的想法,」腾讯的探索长 David Wallerstein 说。「3 -- 5 年内, Playground 一定会推出能颠覆我们思考的产品。」

Android之父AndyRubin新挑战:让AI无所不在
Playground 共同创办人 Matt Hershenson
阻碍重重:AI 隐忧、强力的竞争对手、太过躁进

世界充满上千台连接着智慧网路的机器人,而人类对这项科技却一知半解,Rubin 对未来的想像,和大家对于进步的定义可能天差地远。哲学家 Nick Bostrom 将这样的技术称为「超级智慧」,并认为潜藏的危机,将威胁到人类的生存, Elon Musk、Stephen Hawking 和比尔盖兹等科技人也有相同忧虑。Rubin 对此则充满信心。「我不信天网之类的东西,我相信整体来说科技能增进人类福祉。」

不过 Rubin 眼前还有更急迫的危机,那就是各大科技公司都是他的竞争者。微软打造了一个能收集并分析感应器资讯的云端平台,每週可以收集到上亿份资料;Google 将它的 AI 做了开源版本,名叫 TensorFlow;Facebook 在 12 月也将运行自己 AI 的伺服器设计公开;Elon Musk 最近则是展开一项非营利的组织,叫做 OpenAI,用「最有益于全体人类的方式」,召集了顶尖研究员一同打造开源的人工智慧专案。

另外 Rubin 也可能因为太过急躁而跌跤,他的预测可能是对的,但社会、文化和科技的基础却还没发展好。他之前也曾犯过这种错。「看看 Danger 就知道,」科技预测家 Tim O’Reilly 说。「他是对的,但时机未到。」

当然,就算押注过早还是有可能押对宝。2004 年 Rubin 曾经赞助 Sebastian Thurn 10 万美金,帮他开发无人车专案。他们两人是因为买了同一台研究型机器人而相识,后来逐渐变熟,Thrun  在 1999 年进史丹佛的时候,Rubin 还请了两天假帮他找房子,所以当 Thrun 需要资金来製作一辆无人车,并参加 Darpa Grand Challenge 大挑战时,那时候刚开始创办 Android 的 Rubin 便非常乐意贡献,「他用自己的名义写了一张个人支票给我,不是用公司的名字。」Thrun 说。好几年后 Thrun 才发现当时 Rubin 几乎快要破产,「我热泪盈眶,」他说。Rubin 听到这段往事只是耸耸肩。「我有自信能赚到钱,」他说。「我宁愿将它花在有趣的事物上,或者有潜力做出成就的人身上。」一年后 Rubin 邀请 Page 参观第二场 Darpa 大赛,Thrun 的车得了第一名, 两年后 Page 便雇用 Thrun 到 Google 领导无人车计划,近二十年后,当初从兴趣开始的专案,现在将要成为改变整个社会运作的重大创新。

或许早在 Rubin 15 岁替 R2-D2 写程式,让它滑进兄弟房间的那刻,就开启了这段故事,虽然这比不上无人车,但接下来将整合进我们生活中的上千台智慧装置可就不容小觑,这样的未来将比智慧手机带来更多颠覆,甚至能重新定义这个世界,我们会被一大群智慧机器包围。Rubin 认为在此之前我们还得等上数十年,对他来说可能太久了,但对我们来说大概会像坐时光机一样快。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Android之父AndyRubin新挑战:让AI无所不在

相关推荐